何言云朗

一个小小的脑洞emmmm



我叫布莱克,是个恶魔。虽然听上去又酷又可怕,但我却每天都闲的要发霉,因为我只是个侍从而已,除非有人召唤我,否则我没法离开这个屁大点但是塞满了我同类的地方。虽然我是个恶魔,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从我睁开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靠我快把脑壳想爆的努力才终于记起了我的名字。

“布莱克,”我听到旁边有人叫我“听说今天又有人要召唤侍从了。”

“是么。不知道这次出去的会是谁。”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我对这种事并不是很关心,虽然一开始也做过自己会被叫出去的白日梦,但现在我已经是这里一大部分人的前辈了,却仍然没有被召唤,所以我已经放弃了。听说这次规模还很大,召唤者应该是个很强的人,那就更不可能是我了,我连自己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哦,现在是恶魔。

然后我就被脚底下的法阵拽了出去。这件事告诉我:flag别随便立。

传送法阵会造成眩晕我听说过,但是我现在觉得我的脑子快要被人挖出来了。这他妈叫头晕?

等我好不容易缓过来,我就看到了面前这个少年。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他的表情让我想起前几天被塞到嘴里的名为明忆的药,那药的味道真是糟糕极了。虽然他很漂亮,是的就是漂亮。我知道用这个词来形容男孩子不好,但我看清他的第一眼就只想到了这个词。我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一双眼睛,浅蓝的像是近岸的海,里面有星子闪烁。但我还是感到了一阵没由来的厌恶和我无法形容的感觉,像是心悸,又像是心痛。

“你是谁?”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许久,终于他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早春的阳光,用温柔的表皮掩盖着疏离。

“我是布莱克,是恶魔侍从。”我如实回答他,看样子就是他召唤了我。

“啊?”我看着他眼角一抽,发出了疑问的声音,但我硬是从里面听出了一种“你是傻逼还是中二病”的感觉。

“那你是怎么召唤我的?”我问他。

“召唤你?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他伸手指着我的脚下“我就是想熬个甜粥喝而已。”

我低下头,看到了一半被煮在锅里的食谱。

“现在我的粥被你毁了,你打算怎么办?”他抬头看着我,一脸的理直气壮。

得,刚出来就被糊了一脸,我觉得我的头在叫嚣着让我把它掰下来当球踢。

“那你想怎么办?”

“简单,你再给我做一份先。反正照你的说法你也是被我召唤出来的。”他微微的眯起眼睛,里面有光芒闪烁。“我的名字是卡修斯。请多关照。”

“布莱克先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