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言云朗

【莱修】学院pa(依旧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只是脑洞

*来自丢了卡修修钥匙扣的怨念

*大概是刀

*大型ooc现场

*明明一天就能写完硬是拖了四天,还写的格外仓促

*老梗烂尾,辣眼慎入



0.

布莱克最近总是在丢东西,大到钥匙小到纽扣,无一例外。这让布莱克很是苦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不知道东西是怎么丢的。他觉得自己的东西可能成精了,不然为什么它上一秒还在自己的手边,下一秒就再也不见了呢。

1.

布莱克又双叒叕掉东西了。这次掉的东西让他很头疼,他把自己的卡包丢了。卡包里不仅有他的身份证学生证各种证,最关键的是一个讲座的出入证明也在里面。这个讲座布莱克期待了很久,为了拿到这次讲座的参与名额,他甚至去找了盖亚那个肌肉笨蛋。没办法,谁让盖亚认识其中一个教授的助教呢。布莱克顺着来路仔仔细细的找着,内心不断祈祷卡包没被人捡去。高温让布莱克变得烦躁起来,就连耳边的蝉鸣都仿佛被放大了好几倍,就在布莱克爆发的前一秒,一个清爽的声音阻止了他。

“嘿!你是在找这个么?”布莱克抬头看了一眼,那人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丢了的卡包。

“是,我是在找这个。”布莱克有些激动,语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是的他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友好。

“这是我在那边捡的,不是偷的。”那人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有些急切的解释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布莱克抬起头想要解释什么,却在接触到对方眼睛的时候猛然收住了声。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蓝,仿佛一瞬间跌入了深海,一切燥热都猝然远去。

“啊!我知道你,你是美术系大三的布莱克。我特别喜欢你的《碎》,我当时就在想怎么会有人能把蓝色描绘的这么美好。”那人瞪大了双眼,语气有些激动。

“嗯,我也觉得那蓝色很美好。”布莱克点了点头,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看过自己作品的人。不过这也很正常,当时他的那副《碎》可是被挂在展会最醒目的地方了。只是现在布莱克觉得那副让自己废寝忘食而做出来的作品都比不上面前人的眼睛。

“你的卡包,可别再丢了。”那人把卡包递给布莱克,对他说。

布莱克接过卡包,然后看着他走远。突然想起离讲座开始没有多少时间了,于是只好将他先抛到脑后走向讲堂。因为去的晚所以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进场了。布莱克进去之后很快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没过多久,讲座就开场了。开始的几位教授布莱克对他们的兴趣不大,他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设计院的院长和那个传说中设计系的天才。很快,他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两人,只是在那个天才助教抬起头来的一瞬间,他听到了自己抽气的声音。

2.相识

“布莱克,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发小卡修斯,你的名额就是找他拿的。”布莱克没想到在讲座之后还能再见到他,这次真的想要感谢盖亚这个肌肉笨蛋了。

“又见面了,我叫卡修斯。”他对着布莱克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没想到你居然认识盖亚。”

“是啊,我也没想到。”布莱克放下菜单,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会认识你。”只是这话布莱克没有说出口而已。

“话说你和盖亚是怎么认识的啊?”卡修斯瞥了一眼点单的盖亚,悄悄地凑近了布莱克。

“我和他怎么认识的?ummm......”因为卡修斯的凑近,布莱克没由来的一阵心跳加速,也许是那片蓝太过澄澈,会让人不由自主的陷进去。“那说起来可有点丢人了。”

“诶?为什么?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卡修斯话还没说完就被盖亚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你问这个干吗啊。这么好奇,你是我妈请来的探子吗?”盖亚状若凶狠的掐着卡修斯的脸,微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他此刻的内心。其实这也不怪他,毕竟他俩的相识真的不怎么正常。

“我真的很想知道啊,你俩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啊好不好。再说了什么叫阿姨请来的探子,”卡修斯说到这里就停下了,然后端起杯子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我是自愿帮阿姨的好不好。哎呀疼疼疼疼疼,别掐了疼。”

“其实我俩刚见面就打了一架。”布莱克笑了笑,“认识是打完之后的事了。”

“诶?为什么啊?难道你在勾搭他喜欢的妹子?”卡修斯听后一把拍开了盖亚的手,一双湛蓝的眸子瞪得轱辘圆。

“差不多吧,不过我可没在勾搭人家,是盖亚自己误会了。”布莱克感觉自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熊熊燃起的八卦之火,却一点也不觉得讨厌。

“算了还是我自己说吧。”盖亚接过侍者递过来的盘子,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那个......法律系跟咱们同届的雷伊你知道吧。”盖亚抓了抓头发,“我当时在追他,然后那天我出门给我妈买酱油的时候看到他们俩一块在街上闲逛!我以为这黑衣怪在挑衅我,毕竟当时我要追雷伊的事大半个学院都知道了。”

“对,我知道你要追雷伊,然而你居然不知道我们两个学生正副会长只是出门去采购学园祭要用的东西,还差点一瓶酱油抡我头上!”布莱克看着埋头吃饭企图逃避这段丢人往事的盖亚,不禁在心里默默地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认识这个笨蛋?不过看在卡修斯的份上认识他还是有好处的。

“那最后呢?你们俩谁打赢了?”卡修斯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兴致勃勃的问。

“我俩最后没打完就被带到警局去了。”布莱克咽下嘴里的东西,一脸的无fuck说。卡修斯甚至觉得他下一秒就会一个白眼翻上天。

“啊,话说盖亚好像从小就是行动快过脑子。”卡修斯一边躲开盖亚伸过来的魔爪一边若有所思。

“他哪儿是行动快过脑子啊,我看他根本没脑子。”布莱克在一旁毫不犹豫的给卡修斯补刀。

“喂!你俩要不要这么无情啊。才刚认识就开始怼我了。”盖亚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交友不慎,不然怎么会认识这两个人。

“啊!我得去找我的导师准备下一场讲座了。”卡修斯看了看表,突然说道。“布莱克你给我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吧。这样以后想找你就不用先去找盖亚啦。”

“好啊。”布莱克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这是我的电话,微信也是这个。”

“咦你写字很不错嘛。”卡修斯接过纸,略微一挑眉。“我先走啦,忙完了就加上你。”

“好,路上小心。”布莱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喂,黑衣怪。”等卡修斯走后,盖亚贼兮兮地凑了上来。“快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卡修斯了啊。”

“吃你的饭吧,肌肉笨蛋。”布莱克瞥了盖亚一眼,起身端走了自己面前的空盘子。

“喂!”

3.

从那之后,人们经常看到布莱克和卡修斯凑在一起的身影。有时候是在美术系看到卡修斯,也有时候是在设计院看到布莱克,但更多的是看到两个人凑在美术教室的脑袋。

“你俩最近在干嘛啊?谈恋爱啊,天天凑一块。”某次三个人一块吃饭的时候,盖亚咬着雷伊拍到他脸上的便当问一旁吃饭还凑在一起的两人。

“盖亚你再嘴贱一句信不信我下一秒就把这碗汤拍到你脸上。”卡修斯抬起头,眼睛瞪得像只猫儿一样。

盖亚低头看了一眼卡修斯面前的汤。嗯,胡辣汤。一看就是饭堂剩下的,卡修斯肯定不会喝这种东西。

“我好想喝牛奶啊~”卡修斯戳着面前的菜,身后的怨念仿佛即将实体化。“为什么大夏天的学校要做这种东西啊。”

盖亚听后特别想问一句卡修斯为什么他喝了那么多牛奶还没长高,但考虑到现在卡修斯的状态,盖亚还是决定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谁让你们下来这么晚。”盖亚扒拉了一口饭。“所以你们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嗯?”卡修斯停下了自己的手。“哦,我俩最近申请合作了一个课题,现在正忙着给计划做收尾呢。”

“课题?什么课题?”盖亚有些奇怪,没听说最近设计院或者美术系的有什么大课题啊。

“哦,是下次展会要用的。”卡修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塞到嘴里。“这次可关系着我的留学。”

“你俩一块做的话那应该很厉害的东西吧。”盖亚嚼着便当里的肉。“毕竟你俩可都是高材生,什么东西能值得你俩一块做。”

过了几日,两人合作的作品被放在了展会的最中间,其显眼程度足以使人一进展厅就能注意到它。它也确实印证了盖亚那天说的话,在展会结束三天之后,围绕着它的话题还经久不息,而卡修斯也如愿以偿的获得了留学考核的资格。

盖亚展会那天去看过两个人的作品。即使是在人群外围,他也能认出这就是布莱克和卡修斯合作产生的,倒不是说他俩提前给盖亚看过,而是他俩的风格体现得太明显了。布莱克的风格偏向神秘深邃,而卡修斯的偏向明丽活泼,但在这里两个人的风格却融合的相得益彰,不得不让人叹服。

自那之后,两人越发的亲密了,同时学院里也悄悄流传起了一对新的cp。

4.

布莱克和卡修斯在一起了。

盖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没怎么觉得惊讶,仿佛他们早就应该在一起了一样。

但是没过多久,学院里就悄悄的流传起了这个消息,许多女生感叹失去了两大校草,自己一瞬之间就失了两次恋不说还要笑着吞下这把狗粮。

有不少女生说曾经在教学楼后面看到两人,当时卡修斯不仅耳尖通红,原本淡色的嘴唇也微微发红。莫名其妙又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女生表示卡修斯这表情真好看,想......

而这还不算什么,除夕夜里某名为“莱修催婚大队”的群里突然爆出了这么一组照片。

照片里的主角当然还是布莱克和卡修斯,只是两人一人手里一袋垃圾从楼洞里有说有笑的走出来这冲击实在是有点大啊,布莱克那冰山脸居然会这么温柔!当时不少人就表示“我出500不用找了,你们快去结婚!多着的当做份子钱!”

这还没完,过了一会儿又有一组照片传上来。照片里卡修斯正踮着脚给布莱克整理围巾,而且围巾一看就是卡修斯的,那边的布莱克微微弯着腰,眼却一直在盯着卡修斯。卡修斯一直都是特别怕冷的那个,经常刚入冬就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而布莱克就比较浪了,除了夏天的时候在外面碰到他基本都会看到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虽然款式和牌子不一样,但黑风衣是必然的了。到了冬天的时候布莱克也只是加上一条灰色的围巾。这次大概是布莱克又浪了一把,没戴围巾就出来了。听发照片的女生说她看到布莱克打了好几个哆嗦,甚至还打了喷嚏。然后卡修斯就看不下去了,非要让布莱克围上自己的围巾。布莱克拗不过他,就乖乖弯腰低头让他给自己围上了。然后布莱克就解开外衣扣子把卡修斯一把抱进了怀里!这下可就捅了土拨鼠窝了,群里尖叫声经久未歇,众群员纷纷表示自己要磕爆这对!

然而在这之后发照片的女生突然没了动静,不管是群聊还是小窗敲都没有了消息,甚至还有人去了看了她的社交动态。过了一会儿,这个女生又上传了一张照片,这次是正面照了。照片里两人都看着镜头,卡修斯甚至朝着镜头打了个招呼,只是两人的手还紧握在一起。然后是一段视频,视频刚开始一阵抖动,看上去像是不小心打开了摄像,然后就看到卡修斯笑着朝镜头招了招手,布莱克看着镜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卡修斯转身要走的时候,布莱克突然对镜头一笑,抬起了一直牵着的卡修斯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卡修斯的手背,然后对着镜头做了个口型“我的”。而卡修斯竟然仿佛习惯了似的问他怎么了,然后屏幕又是一阵抖动,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位少女的激动。

这下群里又掀起了一波尖叫,众人纷纷表示这是自己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后来听那个女生说自己在发完第二组照片之后就被发现了。当自己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的时候卡修斯居然给了他一块奶糖,还跟自己说了新年快乐,这简直就是天使吧,后来发现这是卡修斯最后一块奶糖了,当时就从卡修斯女友粉转成了亲妈粉。在之后的交谈中,女生得知了两人现在正一起住在布莱克校外租的房子里,这次是布莱克陪卡修斯回家过年。这是什么?这妥妥的见家长了吧,而且卡修斯的叔叔阿姨好像都很喜欢布莱克的样子。亲妈粉们表示这次一波满足,而很多女友粉纷纷转向了亲妈粉的团队。同时,某位家长在家长微信群里说自家女儿在抱着手机傻笑,还间歇性的在床上打滚,怀疑是学校任务太重把孩子累傻了,获得了众多家长的附和。

5.

新的学期开学之后,两个人基本上还像平时那样,只是不同的是卡修斯开始准备留学的事了。为了这次留学的机会卡修斯准备了很久,也做了很多努力。终于,经过层层考核和选拔,卡修斯留学的名额被敲定了。送卡修斯去机场的那天天气很好,但布莱克就是觉得心神不宁,好像卡修斯这次走了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一样,但他也知道卡修斯有多期待这次留学,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情而阻挡卡修斯追逐自己的梦想。众人看着卡修斯上了飞机,然后一块坐车回了学校,一路上布莱克觉得自己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严重了。几个小时后,布莱克收到了卡修斯报平安的消息,说自己正在出租车上往旅馆走着。再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卡修斯的消息,布莱克只当他是事情多,却刻意忽略了自己愈发不安的心情。两天后传来了卡修斯的死讯,死亡原因是因为马路上突然窜出的猫引发了车祸,而卡修斯死在了去往学院报到的路上。布莱克听后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悲痛欲绝,每天依旧正常上下学,不少人说他冷血,无情。而他开始还会瞥那人一眼,到了后来布莱克连理都不会理了。

直到某一天布莱克无故缺席,雷伊怕他出什么事情,就让盖亚去布莱克家找他。等盖亚到了布莱克家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布莱克摆在门口的花已经有些蔫了,叶尾枯黄卷曲着,看上去像是好几天没浇过水了的样子。盖亚不免有些奇怪,之前布莱克可宝贝这盆花了,怎么会放任它在这里枯着。盖亚这么想着抬手敲了敲门,但过了好久都没人应,电话打过去也没人接。盖亚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他掀起脚旁边的花盆,果不其然找到了房门钥匙,之前布莱克经常掉东西所以他一定会放一把备用的在门口,虽然卡修斯来了之后布莱克丢东西的频率明显减少了,但毕竟现在卡修斯不在了啊。盖亚叹了口气,拉开了房门,而在他看清屋里情况的一刹那他产生了扭头就跑的冲动。屋里衣服散乱着扔得到处都是,外卖盒子和泡面桶堆积在一起,看上去很久没打扫了的样子,而布莱克却依旧没有人影。盖亚在屋里转了一圈,决定挨个房间找一下。“万一他被自己的脏衣服埋起来了呢?”盖亚这么想着,悄悄地掩饰自己的不安。然而就在他找遍了卧室客房也没找到布莱克的时候,他将目光锁定在了书房上。他先是敲了敲书房的门,他还记得布莱克最讨厌别人在他画画的时候打扰他。等了一会儿没人应,盖亚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书房的门,然后他看到了足以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布莱克倒在地上,脸颊发红,呼吸急促,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正在发着高烧。而书房里满满的都是画,墙上钉着的,散在地上的,有些已经模糊了,还有的一些色彩鲜艳,像是刚画出来的样子,画架上还有一幅未完成的画。盖亚此时只觉得头皮发麻,很多人一直觉得布莱克对卡修斯的死没什么感受,其实他们错了,布莱克才是这件事里最难过的人,只不过他表达不出来而已,因为这所以画上的内容,都是卡修斯。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