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言云朗

【莱修】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重度ooc!慎入(不是谦虚,是真的ooc)

*莫名其妙,意识流

*各位小可爱还请嘴下留情_(:3J∠)_

*算是记录下自己的黑历史


“不,不要!大小姐饶命!大少爷!大少爷!我招!我全都招!”在某处阴暗的地牢里传来了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停手吧,”被称作大小姐的男子站在男人面前招了招手,将男人身边的手下驱散到了一边,“那你说吧,把你们的目的和指使者都说出来。”

“是......是。我们这次的目的是至少抹杀您和大少爷其中一个,如果能杀死两个人是最好。指使者......指使者是谁我实在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次的线人是威......”男人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双眼猛地瞪大。没过一会男人的口鼻双眼便都流出血来。

“拖到医生那里去检查。”男子面无表情的吩咐着手下,然后走向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被称作大少爷的男子。

“你还真是讨厌别人叫你大小姐啊,”大少爷勾了勾唇角,收回了落在男人身上的目光。“布莱克。”

“换做是你你不讨厌么?这个外号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啊?”布莱克皱了皱眉,看上去十分不喜欢这个外号。

“大概是因为你头发长?”大少爷轻轻地笑了两声,“走吧,去开会。剩下的等散会了咱俩再慢慢说。”

“卡修斯,”布莱克看着走在前面的人,眼睛里是不容反驳的坚决。“你留在这儿。”

“应该是你留在这儿吧,这次主要就是针对你你难道看不出来么?”卡修斯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布莱克。“你不用瞪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你知道主要是针对我你还去干什么?”布莱克皱了皱眉,语气有些急躁。

“你自己去是去干什么?送上家门?你觉得这次被抓住你还能活?”卡修斯收敛了笑容,看向布莱克的眼睛里带上了些微的寒意。

“那也关系不到你。你要是真跟我去了就不只是我自己的事了。”布莱克也收敛了表情,“而且你本就是因为我才留下的,我死了你也就可以离开了。”

“那你想没想过,如果你是叛徒那我是什么?”卡修斯一挑眉梢,语调讽刺的反问布莱克。

布莱克难得的被卡修斯问到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布莱克问卡修斯:“你昨晚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就没怀疑过我?”

“你是叛徒?”卡修斯走到布莱克面前,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

“你信?”布莱克看着卡修斯,似乎明白了卡修斯想要干什么。

“我当然不信,而且你不也收到邮件了么?”卡修斯笑了笑,“反正也是莫须有的罪名,你掉下去了我也跑不了。”

“那看来咱们两个是注定要一起去了。”布莱克看着卡修斯勾了勾唇角,长时间的搭档让两个人之间有一种无言的默契,毕竟那些鲜血淋淋的日子不是白过的。

“一开始不就是这样么?”卡修斯一挑眉,“你不用担心别的,交给我没问题。你只要去找到那位先生把他杀掉就好。”

“等杀掉他,咱们可就得跑了,毕竟他可是大人物。”布莱克一边说着,一边率先向前走去。

“给你两分五十一秒拿下他,够意思了吧,比平时躲着一秒呢。”卡修斯抬步赶上,“这次可别再听他说些废话了,直接杀掉就好。话多了容易出事你知道么。”

“我当然知道。”布莱克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然后把钥匙扔给了卡修斯。“你开车。”

“怎么又是我开车啊。”卡修斯一边抱怨一边接过钥匙。

火红色的帕加尼Huayra疾驰在马路上,拉出一道红色的线。然后“吱——”的一声停在了本部行政大楼的前面。

“卡修斯,布莱克,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迟到了。要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你们两个还有没有点规矩?”刚进到会议室的大门,就有人对两人发表了评论。布莱克抬眼扫视一圈,发现说话的是站在迪恩身边的艾利逊。

“规矩?据我所知,以你的等级好像还管不到我吧?现在你来问我规矩?”布莱克冷哼一声,瞥了艾利逊一眼。

“你......”艾利逊被布莱克一瞥,想到了两人平时的残暴行径,本能的一缩头,但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想要反驳回去。

“够了艾利逊。”迪恩抬手拦下了艾利逊,转向了坐在主位的索伦森,“抱歉,管教不力,见笑了。”

“无事。”索伦森一抚手,表示不在意,然后转向了刚进屋的两人。“两位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们应该说什么么?”布莱克反问索伦森,语气带着些许讥讽。

“我昨天听到消息说你们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叛变?不知道,是不是有这回事呢。”索伦森听到布莱克的反问后也不恼,索性将事情直接抛给了两人。

“没有证实的小道消息还是不要信的好。”卡修斯语气平淡的将问题回抛给了索伦森,“还是说,您对我们这两个勤勤恳恳给您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保持着高度的戒心,导致只要有一点说法就要搞这么大阵仗来审问我们俩呢?”

“卡修斯你这么说可就太伤我的心了,就是因为没被证实所以我这不就来证实了么?”索伦森眯了眯眼,“我劝你们还是赶紧主动说了的好,不然等话事人查下来,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保住你们谁啊,到那时候,就算是没叛变的那一个也是活不下去的啊。”

“我可不知道我们中谁打算叛变,那先生想要查的话......”卡修斯勾了勾唇角,猛地踹翻了旁边的桌子。“等他有命再查吧。”

“幸好这次就在门边,不然还真不好跑,”卡修斯和布莱克借着众人愣神的一瞬间跑到了门边,“你快去找话事人,这儿我挡着。”

两人冲出会议室后自然是受到了层层堵截,卡修斯迅速地挡开了众人对布莱克的追捕。刚开始的时候,卡修斯还能游刃有余的对付众人,但后来人数渐多,逐渐的也有些力不从心了。终于有一击,卡修斯没能挡住,众人一拥而上,将卡修斯送到了索伦森面前。

“卡修斯,”索伦森看着被压在地上的卡修斯,语气里带着不知是真是假的惋惜。“你真的,太伤我的心了。”

卡修斯“哼”了一声,没说话。

“想去哪儿啊?”布莱克将枪抵上了面前人的头,“话事人,威斯克。”

“布莱克......”威斯克站在原地,试图和布莱克说些什么,但才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出声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你是死在谁的手里而已。”说着,布莱克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回响在空荡的走廊里,威斯克倒在了布莱克面前,看上去似乎心有不甘,但即使他再愤懑也没什么用了。

“卡修斯在搞什么?人都跑这儿来多少了。”布莱克转身踩着地上的一众尸体跑过去,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可别是出了什么事。”

布莱克跑到会议室的时候,还没等他匀口气,就看到卡修斯像自己冲过来:“布莱克!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叛变了!”

卡修斯猛地将布莱克扑到地上,还没等布莱克说什么,就听到“轰——”的一声,会议室居然爆炸了。

“嘿嘿,没想到吧,我进门的时候在会议室里扔了块微型炸弹。”卡修斯压在布莱克身上,声音有些微弱。“嘶,真特喵的疼。”

“还能自己爬起来么?”布莱克抚上了卡修斯的腰,摸到了一手温热,一时紧张起来。

“没事,刚刚就是有些脱......哎呀。”卡修斯慢慢的爬起来,摆了摆手刚想示意自己没事,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腿一软差一点又倒下去。

“没事?”布莱克一伸手扶住了卡修斯,避免了他和大地母亲的亲密接触。

“好了好了快走吧,别在这儿站着了,再不走我就要死于流血了。”卡修斯催促着布莱克快扶自己离开,隐藏在发丝下的耳尖悄悄地红了起来。

“亏得你扔的炸弹小,不然估计我就得死在你这个队友手里了。”布莱克扶着卡修斯一点一点的往前走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轻轻地笑了笑。

“那是,我可是专门学过的。而且要被炸死也是我先被炸死好吧。”卡修斯毫不留情的回复着布莱克。

“先去医生那儿?啊,好像几分钟之前刚让人给她送了具尸体过去,不知道这会儿到没到。”布莱克把卡修斯放到车的副驾驶上,启动了车子。

“先去医生那儿吧,之后的事再慢慢说。要是再不快点去我觉得我会成为咱们今天给她送去的第二具尸体。哈哈,这次终于轮到你开车了。”卡修斯笑了几声,结果扯动了伤口疼的面容有些扭曲。“嘶——疼疼疼。”

“不想死得快你就老实点吧。”布莱克面无表情的把快蹿车外面去的卡修斯按回了车座上,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勾起了唇角。

我是叛徒你是什么?

是叛徒的挚友啊。

(不,是媳妇)

评论(5)

热度(30)